▲越南發現新冠變異病毒混合體:具備英國和印度兩國發現的變種毒株特徵。圖片來源:新京報我們視頻截圖。


世衞組織(WHO)5月31日宣佈新冠病毒主要變異毒株的新命名方式,即用希臘字母如Alpha(α,Beta(β,Gammaγ等標記。

 

世衞組織指出,以這種方式稱呼變異病毒比較簡單,也方便記憶。新命名原則主要基於易於發音和防止污名化的考慮。

 

例如,按照新規則,最早於2020年9月發現於英國的新冠變種病毒(編號B.1.1.7)被命名為Alpha(α);2020年5月發現於南非的新冠變種病毒(編號B.1.351 )被命名為Beta(β);2020年4月—11月發現於巴西的新冠變種病毒(編號分別為P.1、P.2)分別被命名為Gamma(γ)、Zeta(ζ);2020年10月發現於印度的兩種新冠變種病毒(編號B.1.617.2、B.1.617.1)分別被命名為Delta(δ)、Kappa(κ)。

 

據WHO新冠技術負責人Maria Van Kerkhove稱,這一新命名體系在WHO內部已討論數月之久,並先後提出過多個方案,包括使用希臘羅馬諸神的名字,但因為上述方案已被一眾商業企業普遍用於商品命名而作罷。

 

WHO公開表述的新命名理由,是“避免歧視性和污名化”,並強調新命名體系不會替代新冠病毒變異的“學名”,而只是為了“便於和普通人討論這些變異品種”。

 

由於近來印度不斷高調反擊所謂“利用‘印度變異’污名化印度”,並採取了一系列引人矚目的行動,有人立即聯想到“是否印度在命名背後使力氣”。

 

其實這次倒真有點冤枉他們——這次WHO的確是迫於“政治正確”壓力作此反應,但這個壓力,其實是來自特朗普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東亞、東南亞國家的“污名化”。

 

從這個意義上講,WHO的考量並非沒有道理。

 

傳統上,病毒都以其首次發現地來命名,如著名的“埃博拉”病毒,就是以一條剛果河流來命名的。

 

但此種命名方式容易引發地域歧視,且很多時候並不準確,如“西班牙大流感”實際起源於何地,至今人們並不清楚,西班牙甚至不是受害最嚴重的國家。

 

在“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”命名引發廣泛爭議後,2015年5月8日,WHO由其安全助理總幹事福田敬二出面呼籲,採用新型人類傳染病命名病毒,以期“最大限度地減少給國家、經濟和人民帶來的不必要負面影響”。

 

病毒命名確實是一個事關緊要的事情。有些病毒命名引起了人們對特定宗教或者民族社區成員的強烈反應,對旅行、商業和貿易帶來了不合理的阻礙,並觸發了對某些動物的不必要宰殺。

 

這可能對人們的生活和生計帶來嚴重後果。新冠疫情流行之初,WHO便很快賦予“COVID-19”這樣的官方命名,並一再嚴厲批評某些國家、組織刻意使用“武漢肺炎”的做法,也是與此一脈相承的。

 

將心比心,對於此次WHO所採取的做法,應多少保持一些理解和共情。

 

當然,也有人對此次新命名有不同意見。

 

不少批評者指出,這些新名稱實在太過拗口,如果使用希臘字母簡稱,就會難倒普遍用手機等便攜式電子設備上網的萬千公眾,而使用英語注音則每個名稱都冗長拖沓。

 

對此,Maria Van Kerkhove表示,新命名體系不會“強制性置換‘學名’,只是意在修正這些科學名稱難説、難記、容易誤報和混淆的弊端”。

 

總之,世衞組織對此次命名用心良苦,理應得到各國支持。

 

□陶短房(專欄作家)

編輯:丁慧   實習生:唐傑婧   校對:劉軍